《决定》中"监督"一词出现52次背后

发布者:王宁宇发布时间:2019-11-07浏览次数:13

52次!《中共中央关于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全文中,“监督”一词共出现52次,是《决定》高频词之一。

  

      监督是治理的重要方面,是权力正确运行的根本保证。把监督纳入国家治理体系,不断健全党和国家监督制度,完善权力配置和运行制约机制,构建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体制机制,既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内容,也是实现这一目标,确保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正确行使的重要保障。

  

52个“监督”

体现强化权力运行制约与监督的实践探索

      治理必治权,治权必监督。《决定》中的52个“监督”,主要分布在坚持和完善党的领导制度体系、坚持和完善人民当家作主制度体系、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等7个部分,既有强调监督体系的又有强调监督制度的,既有党内监督又有其他各类监督的,生动反映了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探索如何加强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健全党统一领导、全面覆盖、权威高效的监督体系,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实践。

  

      从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强化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体系,到党的十九大提出健全党和国家监督体系,构建党统一指挥、全面覆盖、权威高效的监督体系,再到十九届四中全会明确坚持和完善党和国家监督体系,强化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健全党和国家监督制度,完善权力配置和运行制约机制,构建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体制机制,近6年来,党统一领导、全面覆盖、权威高效的监督体系逐步构建,监督严肃性、协同性、有效性不断增强,决策科学、执行坚决、监督有力的权力运行机制正在形成。

  

32个“监督”

为强化权力运行制约与监督指明方向

      “落实各级党组织监督责任”“强化政治监督”“完善派驻监督体制机制”“推进纪律监督、监察监督、派驻监督、巡视监督统筹衔接”“以党内监督为主导,推动各类监督有机贯通、相互协调”……尽管《决定》的52个“监督”分布在7部分,但其中32个出现在第十四部分“坚持和完善党和国家监督体系”中,体现了监督体系在强化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中的重要作用。

  

      能否保持管党治党制度的稳定性,是一个政党治理能力现代化的体现,也是能否实现“四个自我”的重要保障。党和国家监督体系是党在长期执政条件下实现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的重要制度保障。《决定》在强调健全党统一领导、全面覆盖、权威高效的监督体系,增强监督严肃性、协同性、有效性,形成决策科学、执行坚决、监督有力的权力运行机制的基础上,从三方面细化了这方面的工作部署:健全党和国家监督制度,完善权力配置和运行制约机制,构建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体制机制。

  

      具体而言,从完善党内监督体系到重点加强对高级干部、各级主要领导干部等的监督;从强化政治监督到以党内监督为主导,推动各类监督有机贯通、相互协调;从坚持权责法定、权责透明、权责统一,到坚定不移推进反腐败斗争,深化标本兼治,一系列制度安排,成为推进制度治党依规治党的重大举措,为党不断实现“四个自我”提供了重要制度保障。

  

  

25个“监督”

为健全党和国家监督制度划出重点

      制度管根本、管长远。在《决定》“坚持和完善党和国家监督体系”部分的32个“监督”中,有25个出现在“健全党和国家监督制度”,这为进一步健全党和国家监督制度,把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划出重点。

  

      完善党内监督体系。《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第九条规定,建立健全党中央统一领导,党委(党组)全面监督,纪律检查机关专责监督,党的工作部门职能监督,党的基层组织日常监督,党员民主监督的党内监督体系。现实中,党内监督体系还存在一些漏洞,主要是不同主体在党内监督中的地位、作用和职责不明晰;监督主体之间信息沟通协调不顺畅;对党委(党组)的主体责任强调不够,党组织日常管理监督缺位等,因此必须进一步落实各级党组织监督责任,保障党员监督权利。

  

      强化政治监督。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不是西方化、资本主义化,而是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因而应当把政治监督摆在监督的首位,加强对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以及重大决策部署贯彻落实情况的监督检查,完善巡视巡察整改、督察落实情况报告制度。

  

      以党内监督为主导,推动各类监督有机贯通、相互协调。党统一领导、全面覆盖、权威高效的监督体系是一张织密了的监督之网,既包括纪律监督、监察监督、派驻监督、巡视监督等,又包括人大监督、民主监督、行政监督、司法监督、群众监督、舆论监督制度,发挥审计监督、统计监督职能作用。应进一步推动党内监督和人大监督、民主监督、司法监督等各类监督有机贯通、相互协调。

  

      纪检监察机关作为党内监督专责机关,要紧紧围绕坚持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和国家治理体系,着力发挥监督保障执行、促进完善发展作用。要聚焦坚持和完善支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根本制度、基本制度、重要制度,突出政治监督,强化日常监督,构建全覆盖的制度执行监督机制,强化制度执行力,保障国家治理各项决策部署、政策措施贯彻落实,保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切实得以坚持巩固,把我国制度优势更好转化为国家治理效能。

  

  

     健全决策机制,加强重大决策的调查研究、科学论证、风险评估,强化决策执行、评估、监督

必须坚持人民主体地位,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发展道路,健全民主制度,丰富民主形式,拓宽民主渠道,依法实行民主选举、民主协商、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使各方面制度和国家治理更好体现人民意志、保障人民权益、激发人民创造,确保人民依法通过各种途径和形式管理国家事务,管理经济文化事业,管理社会事务。

贯彻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的方针,加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党制度建设,健全相互监督特别是中国共产党自觉接受监督、对重大决策部署贯彻落实情况实施专项监督等机制,完善民主党派中央直接向中共中央提出建议制度,完善支持民主党派和无党派人士履行职能方法,展现我国新型政党制度优势。发挥人民政协作为政治组织和民主形式的效能,提高政治协商、民主监督、参政议政水平,更好凝聚共识。

健全基层党组织领导的基层群众自治机制,在城乡社区治理、基层公共事务和公益事业中广泛实行群众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教育、自我监督,拓宽人民群众反映意见和建议的渠道,着力推进基层直接民主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全心全意依靠工人阶级,健全以职工代表大会为基本形式的企事业单位民主管理制度,探索企业职工参与管理的有效方式,保障职工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维护职工合法权益。

必须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坚持依法治国、依法执政、依法行政共同推进,坚持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一体建设,加快形成完备的法律规范体系、高效的法治实施体系、严密的法治监督体系、有力的法治保障体系,加快形成完善的党内法规体系,全面推进科学立法、严格执法、公正司法、全民守法,推进法治中国建设。

加强宪法实施和监督,落实宪法解释程序机制,推进合宪性审查工作,加强备案审查制度和能力建设,依法撤销和纠正违宪违法的规范性文件。

深化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完善审判制度、检察制度,全面落实司法责任制,完善律师制度,加强对司法活动的监督,确保司法公正高效权威,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加强对法律实施的监督保证行政权、监察权、审判权、检察权得到依法正确行使,保证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合法权益得到切实保障,坚决排除对执法司法活动的干预。

必须坚持一切行政机关为人民服务、对人民负责、受人民监督,创新行政方式,提高行政效能,建设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

以推进国家机构职能优化协同高效为着力点,优化行政决策、行政执行、行政组织、行政监督体制。

改进和创新正面宣传,完善舆论监督制度,健全重大舆情和突发事件舆论引导机制。

坚持和完善党和国家监督体系,强化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

党和国家监督体系是党在长期执政条件下实现自我净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的重要制度保障。

必须健全党统一领导、全面覆盖、权威高效的监督体系,增强监督严肃性、协同性、有效性,形成决策科学、执行坚决、监督有力的权力运行机制,确保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始终用来为人民谋幸福。

健全党和国家监督制度。完善党内监督体系,落实各级党组织监督责任,保障党员监督权利。重点加强对高级干部、各级主要领导干部的监督,完善领导班子内部监督制度,破解对“一把手”监督和同级监督难题。强化政治监督,加强对党的理论和路线方针政策以及重大决策部署贯彻落实情况的监督检查,完善巡视巡察整改、督察落实情况报告制度。深化纪检监察体制改革,加强上级纪委监委对下级纪委监委的领导,推进纪检监察工作规范化、法治化。完善派驻监督体制机制。推进纪律监督、监察监督、派驻监督、巡视监督统筹衔接,健全人大监督、民主监督、行政监督、司法监督、群众监督、舆论监督制度,发挥审计监督、统计监督职能作用。以党内监督为主导,推动各类监督有机贯通、相互协调。

深化标本兼治,推动审批监管、执法司法、工程建设、资源开发、金融信贷、公共资源交易、公共财政支出等重点领域监督机制改革和制度建设,推进反腐败国家立法,促进反腐败国际合作,加强思想道德和党纪国法教育,巩固和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

健全权威高效的制度执行机制,加强对制度执行的监督,坚决杜绝做选择、搞变通、打折扣的现象。